辉县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蔷薇战皇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三浪很惨·神器诞生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1:08 编辑:笔名

蔷薇战皇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三浪很惨·神器诞生

这刘康迪公公潜意识的再告诉左将军倪渊、右将军沈石:“你们两个将军呀,真是错过了一次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一次错过,你们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有这个机会呀!现在你们削职在家,可不是好兆头啊!”

能是好兆头嘛?人家在外头行军打仗,建功立业,他们则蹲家教育孩子?这岂不是大材小用?毕竟相夫教子那是女子做的事儿。

当然,最先接旨的左将军倪渊当然不知道,这刘康迪公公是故意透露这些的。

在听罢圣旨,送走了刘康迪公公之后,朝服还没更换的左将军倪渊,二话没说,直接在庭院里找了一根上冻着树条。

怒发冲冠的左将军倪渊,小跑着冲进他宝贝儿子倪梁的房间之中,然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讲,掀开被子扬起手中上冻的树条就是一阵子的疯狂抽打,最后啊,这树条都抽断了好几十根。

那堪比杀猪一般惨叫的声音,从左将军府传出很远很远,周围的街邻四坊都吓的不敢出屋,虽然他们都听习惯了,但是左将军府时不时闹出这么一出,确实有些吓人。那刚走出左将军府的刘康迪公公听到这凄惨无比的哀嚎声,那吓的都是一身鸡皮疙瘩啊。

随后,刘康迪公公就寻思了,“是不是到了右将军府,也会上演这么一出呢?”

于是乎,带着这种奇怪的想法,刘康迪公公到右将军府宣了旨。

至于右将军沈石,他这位将军的反应更大,听罢圣旨,又听到刘康迪公公说的种种机遇不可求,他直接一拳将实木桌子捶了个稀巴烂,然后没有等刘康迪公公离开,直接拿起一根桌子腿,火气冲冲的去了他儿子沈三浪的房间。

沈石怒发冲冠进入沈三浪的房间,这沈三浪公子还正在睡梦之中。

只见这沈三浪嘴角留着口水,嘴里还嚷嚷着梦话:“美人儿,别跑,来,让大爷亲亲嘛。”

“美人儿,与本公子共度良宵如何啊。**一刻值千金,美人儿,还等什么,快脱衣服啊。”

“哇啊,好白的大腿,哇啊,美人儿,本公子爱死你了。”

做着无限美好的春梦,这沈三浪公子的手还十分不老实,竟然凭空伸手去摸什么。

他老爹沈石怒火冲冲进入他房间,听这小子正在说梦话,寻思听听这小子会说些什么吧,这不听还好,这一听,那是火上浇油,沈石简直是暴怒啊!

沈石刚想拿起桌子腿去打这个不孝之子,可睡梦之中沈三浪这货直接伸手抓住了那桌子腿,还闭着眼睛,神**眯眯的说:“美人儿,你的大白腿,好白好白,本公子从未见过如此白的大白腿。真是天下无双大白腿啊。”

“美人儿,大白腿都给本公子看了,让本公子看看你的大白兔如何啊?”

说罢,沈三浪这个风流公子在梦里直接将那美人拽如怀中,开始上下其手了。

可现实之中,沈三浪却是将沿着那根桌子腿,将他怒火爆炸的老爹拽入了床上,还特别用力的揉了揉他老爹饱满的胸肌……

结果不用想,根本不用想啊!

沈三浪惨了!很惨很惨!

“惨不忍睹”这四个字,形容他最后的结果貌似都有些不够力度了。

至于刘康迪刘公公,这厮也是个逗比,人家右将军沈石打儿子,他不但没有离开右将军府,反而一直等到沈石打儿子打累了回到客厅。然后这刘公公有些古怪的问了一句:“打完了?”

打儿子已经打懵逼的沈石将军愣了愣,十分不解的回答道:“打完了。”

“哦,既然打完了啊,打完了那咱家也该走了……”说罢,刘康迪公公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这沈石一听刘康迪公公这话,整个人就彻底懵逼了,敢情您这公公不走,是在这等我打儿子呢?我若是不打,你岂不是一直不走?

“刘公公,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康迪公公听到沈石问话,停下离去的脚步,驻足与客厅的门口,有些不好意思道:“咱家就是想看看,沈将军下手是不是比倪将军更狠些。”

听了这句话,沈石的眼睛瞪的溜圆,一脸的怒火,但是他却不敢发作。这沈石也算是服了,天下竟然还有这种人,看别人打自己亲生儿子你这个太监心里舒坦怎么滴。

等等!这刘康迪公公他是个太监啊!他是太监,他的心理岂能正常?也许他某种变态的心理,促使他有着这种变态想法或者嗜好呢!于是,怒气满胸的沈石翻着白眼,语气不爽的说道。

“那结果呢?”

“结果啊……这个,这个从惨叫声上判断,应该是倪将军下手更狠一些吧。不过,咱家看这桌子腿上的血迹,咳咳,估计两位将军的下手程度不相上下吧。”

听了前面刘康迪公公说的从惨叫声上判断,这沈石瞬间不爽了,心中还有一丝丝的后悔

,“唉,早知道揍那小兔崽子不蒙着被子了,不然惨叫声能更大一些,这刘康迪公公也能听的清楚些。”

沈石怒打亲生儿子,心里面也是害怕别人说闲话,他还给他的宝贝儿子沈三浪蒙着被子,以至于沈三浪的惨叫声阻绝在被子内,这样以来,他宝贝儿子沈三浪的惨叫声并不如左将军府的倪梁。

可是,这沈石又听刘康迪公公说,两位将军下手程度不相上下,沈石一咧嘴瞬间满意了。

“奶奶滴,总算没有被倪渊那个匹夫超越!”

这左将军倪渊与右将军沈石也算是一辈子的冤家了,两个人从朝堂的公事上斗到散朝之后的私事上,有儿子,儿子斗,有媳妇儿,媳妇儿斗!有宠物,宠物斗!有武技,武技斗,有啥,斗啥!反正是无所不斗。

也正是这个原因,刘康迪公公才不得已说了一句“不相上下”,毕竟刘康迪公公为人滑溜,左右两位将军是谁也不想得罪。

然后,这话都说完的刘康迪公公有些尬尴了,现在自己是走呢?还是不走呢?走吧……貌似惹怒了沈石将军,这不走吧,自己留在这有什么意思啊!

机智的刘康迪公公俯首瞄了一眼右将军沈石手中那血淋淋的桌子腿,随后计上心来。

只见这刘康迪公公一脸崇敬,甚至有着敬仰的神色,对右将军大声赞颂道:“右将军果然威武不凡,如此桌子腿变成管教子孙的神器,真乃倪氏之幸,帝国之福,百姓之安康,妇儒之痛快。右将军身为帝国将军,以身作则,实在是难得!咱家佩服你,佩服你的大义灭亲,佩服你的大公无私!佩服,佩服!”

这刘康迪公公不愧为是蔷薇大帝米殇身边的人,这拍起来马屁,那简直了,手到拈来啊,这轻轻松松就让暴怒的右将军沈石露出了笑容。

被刘公公那么一夸奖,这沈石将军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也谦虚的开口“为了帝国,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恩,将军果然识大体啊!这桌子腿,真乃神器也!额,右将军这时间不早了,呃,咱家告辞。”

刘康迪公公寻思着:总算把这位将军哄好了,是时候撤退了。

“刘公公慢走……”

...

德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甘肃治疗阴道炎医院
厦门整形美容手术
德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甘肃治疗月经不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