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县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回不去的从前那时懵懂少年

发布时间:2019-07-13 05:38:48 编辑:笔名

那年秋天,初二。

她就那么突然的坐在了我们教室,连自我介绍都省了。看到她的那一瞬,我眼里唯有她是彩色的,这或许就叫惊艳吧。她不胖不瘦,不高不矮,长长的齐刘海使她稍微低头就遮住了眼睛,顺直的黑色发梢下是黑色的书包和马甲,黑白条纹相间的袖子,暴露出里面长衫的格调,深蓝色牛仔裤脚搭着蓝色的帆布鞋,整个人散发出时尚的气息。除了漂亮还是漂亮。

我瞄向她的时候,她也正向我看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坐的很端正。

“我叫詹小玄”

“詹小玄?”

“嗯,你看”我拿出课本指给她看

“嗯,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关照喔!”她微笑着伸出手

“嗯?嗯嗯…会的会的”我受宠若惊的握起她的手。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女生握手,柔软的,有点凉。这能不能算作牵手呢?

“那个…你叫什么?”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给我。”说着就拿起我的课本,在扉页上写着

“李熙楠!”我轻轻念道

“你也可以叫我西瓜。”

“为什么不叫南瓜?”我不由自主的问道

她翻了个白眼,“因为我喜欢吃西瓜啊!”

“这样啊!”看着她略显婴儿肥的脸,我想:“吃货都是这么起名字的?”

“哎,以后我就叫你木瓜吧!”她一手拍在我肩膀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为什么啊?”我不解的问

“因为你看起来木木的呆呆的,很可爱啊,嘻嘻!”

“是吗?呵呵...”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可爱,我蛮不好意思的。

原来相遇到相识,也就几句话而已。从我们相识的这天开始,我们越走越近;渐渐的,我成了她的蓝颜,她成了我的红颜,我们成了彼此的知己。

有一次晚自习的时候,我发觉她闷闷不乐的在写写画画,我好奇的看过去,她正画着爱心,但那是一颗从中间碎裂成两半的心,一直在纸上重复着。是什么让她如此伤心呢?我没多想,直接拿过她的草稿本,在那破碎的两半心之间画了两条创可贴,并在边上写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静静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一会儿,她拿起笔又在写着什么。

“你相信破镜能重圆吗?”看着这娟秀的字迹,我也不清楚。能,还是不能?

我抬头看向她,并没有底气的写下——“应该能吧”

她很快便回复了我“不能的!支离破碎了的,怎么还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不对,只要两个人感情还在,就能不计前嫌,重归于好”我不由自主的反驳她。

“就算重归于好了,但那伤痕将会狰狞一辈子。撕心裂肺的痛,怎么能忘?”

“无微不至的关爱,终将伤痕抚慰。既然撕心裂肺的痛过,便也刻骨铭心的爱过”

……

我们的对话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页纸,最后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得握手言和了。我们是笑着的结束了这场舌战,确切的说应该是笔战。那天,她终于笑了,笑的很纯真,很干净。

突然有一天,我从课本里翻出一张纸,是她从她那粉色的信笺上撕下来的,上面写着的是那熟悉的娟秀字迹。我突然感觉到不安。

永远开心开心

永远笑脸笑脸

就算受伤了也要微笑

^_^

by熙楠

从这天开始,她就再也没出现。

原来,离别也就一纸留言而已。你留给我的粉色信笺,盛满的却是我的思念。

在这留有余香的纸上,在这温情的字里行间,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开始浮现,我又想起那天——你牵起我的手,跑过操场,跑过落叶,跑过一季秋天。在国旗下,你转身看着我的眼“你喜欢我吗?”我不假思索“喜欢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笑得很天真……

后来的后来。听说,她爸爸妈妈离婚了,她妈妈有了新的家庭,她也有了一个新的家,家里有她爸爸、后妈、还有未出世的弟弟。我开始明白了,为什么那么乐观开朗的她,会有那么伤感的时候。可是,我又能怎样呢?我只希望,她是过得比我好的。

如果还能再遇到她,我想对她说:“有时候,就算微笑了也会受伤的。但是,我还是会微笑着面对。”

学校里的广播提醒着我——“我舍不得,可是时间回不去了。”

患有泌尿系统感染如何护理才会好得更快
黑龙江男科最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