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县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菊韵村长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07:14 编辑:笔名

让真实的乡土生活涤荡世间的真善丑恶。  ——题记    “下面我宣布,经全体村民投票选举产生,乳品厂厂长王朝阳同志为项家寨第13任村长。”  当项家寨原村长项海防扯着嗓子,把自己洪亮而略带沙哑的声音通过架在公场树杈上的高音喇叭传送到项家寨的沟沟岔岔时,会场上乃至呆在家里不便出门的妇孺都沸腾了。这个让许多人都觉得本就预料中的事一旦真的成为现实时,倒也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但不论怎样,结果于希望一致时,心里总会舒坦些。  会场上的人群骚动起来,旱烟在庄稼汉子用力的吮吸与吞吐后,整个会场呛人的烟味便立时弥漫开来,以至于许多妇女、孩子咳嗽起来。原村长项海防坐在台上,当宣布完后,他像完成任务一般,如释重负地仰靠到椅子上,这位年近六旬的老海军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项家寨几辈人的记忆里,担当该村村长职位的人都是有名望且年逾四十的人,而此次选举的结果——王朝阳,一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小伙子,这在项家寨的选举史上还是首例。当然,憨实的庄稼汉们早已不是光凭赶觉走路的盲民,在历史跨入新世纪的今天,饱受贫困且急于寻找脱贫致富的项家寨村民开始看重了这曾视同儿戏的选票,在用全新的观念审视、交流之后,他们用被岁月雕刻的近乎僵直的手划出了候选人的名字。在无声的语言交流中,许多人几乎是同时勾住了王朝阳,这不仅仅是因为王朝阳第一个在项家寨办起了乳品厂,且为乡亲们带来了实惠,更重要的是,村民们从这个年轻后生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后生可畏啊!  其实,王朝阳在项家寨曾经是个孽障人。项家寨村地处在一个山坳里,全村百十户人家散落在山坳的四周,虽说山大沟深,但自然条件倒是不差,只不过由于长期交通闭塞,制约了项家寨的经济发展。不过,也别小瞧了这里,当今的县委书记项英明就土生土长在这里,可惜独木难成林,虽说项书记恋旧,也做过一些政策倾斜的项目,但终究未成气候。倒是王朝阳半起乳品厂后,这里的农民才着实收益不小。  项家寨大多是项姓,且依脉系分住,而少数杂姓则集中居住在山坳东头,王朝阳一家最在边上,庄院后则是荒坡。  王朝阳家世代单传,因此,在父母眼里,很是看重,加之王朝阳生性聪明,更使父母坚定了让王朝阳出人头地的希望。王朝阳的父母都是地道的庄稼人,除了种地,只会种地,整日价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着靠天吃饭的死日子。  王朝阳十五岁考上初中,第一次到离家二十多里的乡政府所在地官寨中学住宿学习,他感到了少有的恐惧。其实,这种恐惧来源于生活贫困的自卑。记得第一次踏进中学,虽说父母对他进行了精心打扮,但站在同学们中间,他立时感到不自在,诚然他那时还不太准确理解寒酸的意思,但面对同学们不时投过来得目光,他的圆口不鞋,两肘上摞了补丁的黄军便服,好象成了历史文物。虽说都是山里孩子,但项家寨不能与其他地方比,在乡政府一带生活较好的人们的眼里,项家寨才够得上“山里巴人”,这也许就是中国落后山区农民的地域观念和努力寻找自我优越感的劣根性。更何况王朝阳是班上唯一的项家寨人。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王朝阳记着母亲的话:只要学习好,考上学,啥都有。他努力试图用好成绩来改变目前自己的窘境,但他仍不得不为世俗所低头。在学校里,他的三餐大多时候是家里捎来的玉米馍,这在项家寨来说已是中等水平,可在这里,却怎么也上不了档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地区经济差异,项家寨比这里落后十年。  民以食为天,王朝阳的三餐一般都是在学校后面山坡向阳的树林里,每到吃饭的时候,王朝阳便夹了书,怀揣一块玉米馍,独自出校门,然后坐在树林里边看书边啃馍。日子久了,倒引起了同学们的好奇。这天,王朝阳正在啃玉米馍,由于时间长,玉米馍干硬,他不得不使劲,以至于脸上的肌肉拉缩改变了面目。忽然,一阵笑声从背后传来,王朝阳回头,脸顿时涨红了。原来是同班同学张博和十几个男女同学。张博是班长,家境好,但学习不及王朝阳,每次测试都在王朝阳的后面,日久积怨,对王朝阳很是不满。  说不出的一种感觉,王朝阳有一种正入厕被人偷窥的羞辱感,他盯着张博一言不发。张博上前拍拍王朝阳的肩头:“我说朝阳,太不够哥们了吧,不就是一块干玉米馍吗,有啥值得躲起来吃呢?”  “你?”王朝阳一时语塞,在同学们的笑声中,王朝阳一把推开张博,转身向远处跑去。自此,在班上,王朝阳尝到了孤立的滋味。这事到底还是被班主任刘老师发现了。一天课外活动,刘老师将王朝阳叫到办公室,看着王朝阳因拘谨而略显紧张的神情,刘老师笑了:“朝阳,这段时间咋提不起精神?”  王朝阳一言不发。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刘老师拍拍王朝阳的肩膀,“常言道:人穷志不短。拿出点精神来,人活一口气,当年共产党小米加步枪,不是照样打败了机械化装备的日寇。穷怕啥,正是穷才要穷则思变,而对山区孩子来说,当前唯一出路除了读好书还是读好书。”  走出办公室,王朝阳并没有轻松起来。有些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并不简单。穷怕啥?穷,啥都怕,只有自己体验了才会明白其中的辛酸。一想起自己打肿脸充胖子的虚伪举动,他就想哭,要不是不再让满怀希望含辛茹苦供自己读书的父母伤心,他早就不念书了。在他看来,通过考学改变自己的命运未必有些太遥远了。  晚自习上,王朝阳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当他打开时,却愣住了。信封里有10元钱,简单的几行字:“没出息的人才会屈服于挫折。”落款是“项娜”。王朝阳心里一阵感动。项娜可不是一般人,和他同在项家寨,两个哥哥,一个是当今县委书记项英明,一个是以建筑业起家的县一建的总经理项杰,本来如此好的条件,项娜是不会在这儿读书的,但项娜父母死活不愿同儿子去享清福,把项家寨看得宝贝似的,没办法,项娜只好陪父母住在这儿。她也住校,和王朝阳有时同路回家,日子久了,倒也有了好感。不过,令王朝阳意外的是,项娜竟会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打气。  然而,失去物质做基础后盾的精神支柱是空虚的。在王朝阳读到初三后半学期时,他终于完全失去了耐心,在贫困的折磨和同学们不时嘲讽的中,王朝阳选择了辍学。不过,在辍学之前,他觉得必须了却一桩压抑已久的心愿。  时令已到了九月,天气乍寒还暖,树叶在秋风中开始脱落,在学校后面山坡的树林里,王朝阳和张博对视着。张博一脸不在乎:“我说王朝阳,你约我来这儿想干啥?”  “想揍你!”王朝阳语气平静地有些出奇。  “为什么?”  “就是因为你狗眼看人。”王朝阳话一出口,人已冲到张博面前,紧跟着右拳已重重捣在张博的脸上。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但不多时,王朝阳便占了上风,在接连几个重拳之后,张博爬在了地上,他指着王朝阳:“好哇,你有种,王朝阳,我现在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王朝阳上前朝张博的屁股狠揣了一脚,在张博的痛叫声中,扭头奔向学校,麻利地收拾好一切,托同学转告老师自己不念书了,便急急回家了。  当王朝阳赶到家时,已是傍晚时分,母亲正在院子里喂猪,见儿子进来,有些吃惊,因为今天不是休息日,她迎上来:“出啥事了?咋回来了。”  “我不想念书了。”王朝阳径直向屋里走去。  “咱穷人家,不念书干啥?”母亲站在院里急急地吼。  “就是穷,我才不想念。”王朝阳甩手关上门。  之后,王朝阳的父母很是想了各种办法,可是,王朝阳死活不去学校,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随他的便了。  王朝阳辍学在家,好长一段时间待在家里不出门,他在努力思考,祖辈们侍弄了多少年的土地,为啥还是只有喝稀粥的份呢。他不信,他决定走出去看看,都进入二十一世纪了,项家寨应该有变化了。  王朝阳最终托人找了份在县城送乳品的工作,起先父母嫌王朝阳年纪小,不让他去,毕竟他才十七岁,但劝也没用,王朝阳告诉父母,自己已成小大人了,能够照顾自己,说到最后,竟嚷了起来:“我就是想活出个人样来。”父亲愣了片刻,随即长叹一声:“我娃苦啊!”便蹴在墙根里,闷头狠命地抽起旱烟来。  在县城,王朝阳生平第一次看到了五彩的都市生活,看那穿梭的车流,花枝招展的女孩,热闹的市场,再想想自己的家乡——项家寨,整天除了几声狗叫、小孩的啼哭及大人的叱责,还有那定时从山坳的角落里升起的炊烟外,便再也找不到半点活的气息来。  王朝阳的心开始骚动起来。  其实,王朝阳找的送奶工作很好做,无非就是早晚将加工好的乳品从郊区骑车送到县城各销售点。时间长了,王朝阳的脑海里便冒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何不自己也养牛买奶呢?闲暇时,他仔细想过,家乡虽穷,但养奶牛有的是条件,最难的就是乳品的销售,但搞一辆车就可以解决。当计划日趋完善时,王朝阳兴奋了,他开始留心乳品厂的各个环节,从进料、检疫、加工等方面,他都仔细看,细心学。一年后,当他告别县城回到项家寨的时候,不仅带回来一些钞票,而且也带回了发家致富的希望。  一个毛头小伙子要办厂,这在项家寨可是头一回,憨实的庄稼汉们不相信乳品的销路会看好,更不相信一个缺少磨练的年轻人会成就一番他们认为惟有大人物干的事业。然而,事实让庄稼汉不得不信,王朝阳在已考上畜牧学校的项娜的暗中支持下,在项家寨艰难地挂起了“朝阳乳品厂”的招牌。经过两年的风风雨雨,乳品厂走向了兴旺,不但有了崭新的厂房,相关的设备,而且招收了项家寨三十号人在厂里打工。二十五岁的王朝阳终于成了项家寨庄稼汉们心目中的“能人”。  村长项海防坐不住了,好多次找到王朝阳,要他当村长,带领大家一块干,可王朝阳不同意,到后来,项海防火了:“你个球东西,我老汉给你个娃娃下话,为啥?不就是冲你有本事吗?你他妈装球个啥大蒜。”  “项叔,不是我不干,我怕干不好。”王朝阳忙赔不是。  “没干咋晓得干不好,就凭你这贼脑瓜,定能干好,这次我提名了。”项海防背着手走了。  其实,提名村长的候选人有两个,除了王朝阳,还有项杰——项海防的侄儿,项书记的亲弟弟。项杰可是个通天的人物,在项家寨,全寨的收入还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时间已跨入了新世纪,项家寨在选举村长工作时也实行了改革,为了增加透明度,投票定在公场上举行,村民排队拿着选票,有投票箱、监票人,还特请了乡上的几位负责人,场面倒是挺严肃。在王朝阳看来,这村长之位应该是项杰的,不论是论公论私,项杰应该更胜他一筹。不过他这回走花了眼,当唱票者在反复念出“王朝阳”三个字时,王朝阳有些感动了,他偷眼瞟了一眼项杰,项杰此时正抽着烟,脸上毫无表情,墨镜下掩藏的双眼不知正在洞察什么。  项海防等会场平静了一些,这才又直起身子,凑近麦克风,干咳两声:“我再说两句,乡亲们哪,今天,新村长选出来了,我也该休息了。说实话,这几年我当村长,给大伙啥事都没搞成,亏对的很哪。王朝阳是咱村青年中的佼佼者,有他领头,我相信咱项家寨定能够发生巨大变化。下面请他给大家说几句话。”项海防挪到了一边。  王朝阳坐到了发言席上,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会场上停止了喧闹,百十号人盯着他。王朝阳站起来,弯腰对着麦克风:“谢谢乡亲们,一人富了不算富,大伙富了才算富,我会尽力的……”会场上立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当王朝阳走出会场,迈步走向乳品厂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今天起,又多了一份责任和义务。  朝阳乳品厂坐落在项家寨村最东头倚坡平整出的十余亩平地里,和王朝阳家相邻。经过两年的发展,乳品厂已颇具规模,在项家寨村民来看,这已够的上“大企业”了。厂子用红砖砌墙围起来,正门建筑很有个性,从总体设计看,如一轮正待升起的朝阳,两面拉出了光芒线,铁大门漆成绿色,给人们以生命的活力。两边门墩上,各雕着一头一米左右的奶牛,昂首对着东方。这是王朝阳今年才改建的,是他和项娜共同商定设计的。  进了大门,正对的是两个菱形花园,此时正值夏季,花园里百花争艳,蜂蝶萦绕。这几年,王朝阳在办厂思路上,意识一贯较超前,这除了自己肯借鉴之外,还得归功于上畜牧学校的项娜的指点,在新世纪的今天,他越来越感觉到,持续发展的环境,一流的管理模式,才是一个企业发展壮大的坚强后盾。  花园后面是一幢两层楼,每层十二个房间,这是厂区办公室。绕过小楼,后面用水泥硬化,建有一个篮球场,场边盖着一溜平房,这是供厂里工人们休息的地方。从平房侧面的小圆门进去,就到了生产区,这里地方较宽敞,中间是绿化带,左面是奶牛养殖厂,采用独立的管理方式,每头一个房间,料槽、水槽的设计都很现代;右面是乳品加工厂,设有消毒间、挤奶间、加工房等,虽说地处偏僻,但卫生却十分干净。 共 42459 字 9 页 首页1234...9下一页尾页

时常过量饮酒会造成前列腺增生吗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痫病治疗重点医院

上一篇:路旁的栀子花何时在开放

下一篇:智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