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县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陨圣记 第六十九章 从黑暗走向光明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4:49 编辑:笔名

陨圣记 第六十九章 从黑暗走向光明

经过一夜鏖战,叛军终于攻破皇城,老皇帝太和殿,丞相徐泽与老皇帝共赴国难。太子殿下荣登宝座,留下满目苍夷的都城。

最主要的政敌都被太子杀死,登基之路一片坦途,对于没有杀死徐泽的女儿也没有放在心上,一个漏之鱼而已,跟何况是一个没有势力的xiǎo鱼苗,太子殿下很快就忽略了这条xiǎo鱼而去品尝胜利的果实。而太子手下认为是奇耻大辱,不仅没有放松警惕,还加大了密探的搜捕力度,力求将最后的希望也给扼杀在摇篮中。

都城遭此一变,人口锐减十分之一,不少人家中遭逢巨变,或财产尽失,或家人惨遭杀害。皇广寺前汇聚了许多的难民。寺内的僧人在布施给前来领取食物的难民,东西不多一碗稀粥一个馒头,这些食物都是皇广寺平日里结下的善缘。大难来临反哺给信男善女。寺院一直香火鼎盛不是因为菩萨佛祖有多么的灵验,而是在大灾年的时候寺庙都会施舍食物给逃难的人们。主持慧能今天穿了一件打着补丁的僧衣,前来避难的人太多。大家都很遵守秩序的排队等候,没有人插队,众人都沉默不语,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寺门前。

大战过后的天空灰蒙蒙,乌云遮盖了天空,秋风一起卷来了寒意,吹黄了树叶。枯萎了绿草。第一场秋雨稀稀疏疏的开始。雨势很xiǎo稀松几diǎn,一股寒意却吹入人心。一场秋雨一场寒,眼看寒冬腊月就要来临,如何度过这个这个冬天是难民心中的一块巨大的石头。“阿弥陀佛,各位施主毋须担忧,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新皇已经登基,战乱一定会平息。届时大家便可自己动手重建家园。”慧能声音洪亮传入每一个人心中。

“是呀,虽然房子烧了,城外的林内大把的木材,我也是个木匠。不消几天便可以建出一个挡风避雨的屋子。”一个难民兴奋地道。

有一个声音响起:“我是水泥匠,也可以参与进去。”

“虽然我什么也不会,可我有的是力气。我可以帮助大家将木材运回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规划美好的未来,气氛也逐渐活络起来,一扫刚才的阴霾。慧能甚是安慰,见难民重新获得了生机有了斗志,这一场灾难也过去一半。

三界客栈内一切都显得十分的诡异,气氛的沉闷,各种妖魔鬼怪纷纷在里头,不善的、贪婪的、阴险的、凶狠的、色眯眯的各种眼神都汇聚到了迷糊的身上。

守门人阴森森地道:“要出门?我劝你还是老实的待着,若是没有你在的话你的三个同伴我可不会保证他们的安全。”守门人的话令迷糊进退两难。上一次和老猴子一起住过一晚上不觉得里面太过凶险。只有亲身经历过后才能深切的体会到里面的凶险。

悄悄的递给守门人一叠银票,迷糊道:“帮帮忙,在都城里面生活不容易。”

守门人左顾右盼迅速将银票揣入怀里道:“我只能保的他们三个时辰。”

“多谢了,三个时辰一定赶回来。”迷糊打开大门,一个人悄悄溜走。

大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天色灰闷闷的下着稀疏的秋雨。一些烧塌的房屋还在冒着余烟。十分xiǎo心的躲过巡街的军队。又有两个打扮成百姓模样的男子在寻找什么,迷糊找到一处隐蔽藏身之所藏起来,那两个人也越走越近。一边走一边谈论。

“大人也真是的,不就是丞相的女儿嘛。走了就走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一没权二没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一个人道。

另外一个人道:“县官不如现管,你我都是在大人手下做事,大人行事风格雷厉风行,眼睛里揉不得半diǎn砂砾。我们只要把话传到即可。剩下的就是他们谍子的事情。”

“我听説昨天夜里大人将手下的谍子全部散出去愣是没有找到那四人。説不准是被乱军杀死。”

“大人的原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想来大人是垂涎那丞相女儿的容貌,听説那女子长得貌美如花,是难得一见的倾城美女。。。。”

一阵寒风吹来,两人加快了脚步,声音也越来越xiǎo。迷糊听见二人的话后沉思一会,便往皇广寺走去,如今能够保全自己的也就只有慧能这个老和尚。

寺院前的难民很多,多的数不过来,一队骑兵策马本来,驱散了寺院门前的难民让出一条道路。久居都城的人看着骑兵的穿着打扮,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太子府的亲卫。身着锦绣鱼纹袍,腰间配有龙鳞宝刀锋利无比。亲卫各个武功卓绝。是军队内一等一的高手经过层层帅选才能够有资格留下来。

一个身着紫袍玉带的中年男子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走来,四周的难民变的死寂一般。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人。

对于都城的人来説他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他自从二十年前离开都城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二十年前他从阳光走向阴暗。用血淋淋的双手为太子铺凭了登基之路

。太子平生最为得意的一只部队暗影猎手。

这支部队从诞生开始便是由鲜血铺就而成,他们暗中刺杀国内的大臣,太子则借机安插自己的手下进去。经过二十年多你的时间,这只部队不知道浸染多少官员的鲜血。

作为暗影猎手的直接领导人今天终于可以走出黑暗享受阳光,冷漠地看着难民,目光投向前方正在安抚一个哭闹xiǎo孩的慧能。骑着马趾高气扬地走到皇广寺前用鞭子指着慧能语气极其傲慢地道:“师傅,今日孩儿荣归故里,是否感觉到为皇广寺锦上添花。”

慧能看了眼道:“原来是悟心,佛门是清净地不适合你这沾满鲜血的人。”

“我不叫悟心,当年被你逐出寺院的时候悟心就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叫张子辰的男人。”张子辰愤怒地道。

慧能将xiǎo孩放回他娘的怀抱后,继续为难民发放食物。全然不顾已经愤怒到了极diǎn的张子辰。一位难民受宠若惊的从慧能的手中接过一个馒头,diǎn头哈腰对慧能道:“多谢主持。”

“阿弥陀佛,施主不必客气,佛门本就应该大开方便之门。”

“不准在施舍给这些难民。不然我将踏平皇广寺。”张子辰愤怒地一脚踹倒一个男子道。

被踢倒在地的男子浑身颤抖嘴里鲜血直流,慧能急忙赶过去扶起男子,运用手法为他调理气息,这才将他从鬼门关前拽回来。

“您依旧是慈悲为怀,可您为什么当初就不能为我慈悲一次。”张子辰一拳打来,拳带赫赫风声,这一拳力道千钧,又迅猛无比。慧能大袖一挥,左手画掌轻轻接住这一拳。瞬间将所有的力道都给卸掉。

张子辰的拳头犹如打进一团海绵中,任你有多大的力气都无法使出来。自信满满的以为一拳就可以试出慧能的深浅,见到的却是一片汪洋。

二十年前张子辰在皇广寺出家为僧,被慧能收为弟子赐法号悟心。悟心对武学的研究有着巨大的天赋,远远将他的佛法丢弃一边。慧能几经劝阻都无法将早已入魔的悟心带回正途。一狠心将他逐出山门,不得让他在研习皇广寺内的高深武功。

早已将此事忘记的慧能想不到当年的少年已经彻底入魔,不仅心术邪恶,还练得一身邪恶的武功。“难道这二十年的时间也无法磨灭你心中的仇恨吗?”慧能对着张子辰道:“二十年前我发觉你只醉心于武学而忽略佛法的精要,便知道你已经入魔。我佛慈悲,出家人修炼武功只为了强身健体,而你却本末倒置,弃佛家经典不视。没有强大的佛法化解练武时带来的戾气,终有一日你会爆体而亡。”

“哈哈,哈哈,你就是嫉妒我出色天赋,不愿意将武功传授于我。你看看,没有你皇广寺我一样练就一身的武功,在当今的圣上面前当差。一路平步青云。”张子辰得意的道。

慧能摇摇头,不打算在与他纠缠下去。“贫僧乃是方外之人早已看破红尘,尘世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阿弥陀佛,贫僧还是奉劝你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説完便准备返回寺内。

张子辰阴骘扫死黑压压一片的难民,以为随从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説些什么。听完之后满意的diǎndiǎn头。指着即将迈进寺们的慧能道:“总有一天我会踏平你这皇广寺。”又指着难民道:“限你们今日落日之前离开此地,否则一切按叛乱处理,我会行先斩后奏的权利。”説完策马扬鞭而去。

人群中的迷糊看着发生的一切,本来是想找慧能求救,看来他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人群中开始有人骚乱起来议论纷纷,“大家还是先走的好,如今我们在这里也帮不到皇广寺任何。不如先回家去。”一人在人群中高声道。

一个僧人道:“主持传话给大家,各位施主早些回家,剩下的粮食我们皇广寺会送到各位的家中。”

一个老妇人痛哭流涕地道:“主持慈悲真是佛陀转世。老身在这里跪谢各位师傅的慈悲。”一时间难民们纷纷下跪,众僧纷纷合手道:“阿弥陀佛。”

借着人潮的隐蔽迷糊悄悄的退出来赶回三界客栈,距离三个时辰的期限快到。只有三个不知修行的凡人在里面面对的都三界内最凶狠,最阴毒,最邪恶的妖魔。难民中也夹杂着张子辰的秘谍监视一些图谋不轨的乱民。

三界客栈隐蔽的存在唯有修行的人才会知晓,尽管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也超过了三个时辰。守门人阴笑道:“回来的有些晚。”

听了这话迷糊脑袋一炸,发疯似的跑回房内。推开房门见到周瑜正在开解徐大xiǎo姐。赵轩正焦急等待什么。三人见迷糊回来,周瑜高兴地道:“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唐山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常德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云南白癜风医院
唐山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常德治疗白癜风医院